銀行業鋪就“一帶一路”資金通途

來源:人民日報(北京)      發布日期 2016-02-03-21-18-13      查看次數:

(原標題:銀行業鋪就“一帶一路”資金通途)

創新金融服務,為國家戰略提供持久驅動力

新疆喀什,曾經是古絲綢之路上的商埠重鎮,連接東西方的咽喉樞紐。如今,在“一帶一路”建設實施下,喀什一路向西南,可直抵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貫穿南北,連接內陸和海域。

“以前中國從中東和歐洲進口的貨物,需要繞馬六甲海峽、南海運回,如果從瓜達爾港上岸,通過走廊直接便捷地到達內地,費用和時間都省了不少。”新疆喀什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鄧慧江說,只有路通了,人流、物流才能活起來。

特殊的地理位置給這片土地帶來機遇。在喀什經濟開發區一片荒漠戈壁之上,居于交通要塞的遠方國際物流產業園已顯生機,一期項目投入運營后,物流、商貿、涉外運輸類近500家企業入駐經營。

“產業園區計劃投資10億元,已完成4.6億元,全部投入運營后可實現年貨運吞吐量400萬噸。”遠方企業集團董事長鄭曉峰說。

然而項目建設尚屬初期,投入資金巨大,投資回收期長,遠方企業集團不得不求助于銀行。讓鄭曉峰沒想到的是,第一筆貸款申請交給國家開發銀行新疆分行不到3個月,他就獲得了一筆7000萬元的10年期貸款,隨后其他銀行的貸款陸續到位。不僅是園區建設需要資金,入駐園區的企業同樣需要資金“血液”滋養。目前銀行正在為企業量身打造“租金貸”“商圈貸”“助保貸”等特色金融服務,源源不斷的資金“澆灌”園區。

“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新疆被定位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這給新疆銀行業帶來了新的發展機遇。銀行業面對跨境、跨界新環境,既要積極支持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助力中資企業‘走出去’,也要控制好國別風險、區域風險等新型風險。”新疆銀監局局長王俊壽說,面對更廣闊的市場空間,當前的金融支持已不僅僅是提供信貸資金,而是要重塑服務理念,創新服務方式,提供綜合化金融服務,為國家戰略實施提供強大且持久的驅動力。

不僅在新疆,各地銀行業金融機構都創新產品和服務,助力“一帶一路”建設。在河南,銀行為鄭歐國際鐵路貨運班列物流企業提供存貨質押融資;在浙江,銀行利用離岸金融業務優勢,幫助港口航運類企業跨境結算;在廣東,銀行創新推出跨境人民幣雙向資金池業務,幫助企業實現外匯資金集中運營管理,節約財務成本……

提供綜合化金融服務,護航企業“走出去”

在泰國東北部烏隆他尼府,廣墾橡膠的到來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廣墾橡膠(湄公河)公司當年投產就實現盈利,橡膠加工企業廣墾橡膠(沙墩)公司成為當地最大企業,并帶動當地上萬戶膠農脫貧致富。然而企業初入泰國時也面臨不少困難。廣東農墾副總經理呂林漢介紹,當年沙墩公司經營之初,營業利潤達到1000多萬美元,但當年匯率虧損也有1000多萬美元,全年的利潤就這樣化為烏有。

看到企業的痛處,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及時為企業提供全方位的跨境資金管理計劃,幫助企業降低匯率波動風險,同時獲得低成本資金支持。進出口銀行廣東省分行行長助理黃旭華介紹說,印尼、馬來西亞等國的融資成本偏高,進出口銀行以“內保外貸”的形式開具保函,企業憑保函在新加坡取得綜合授信,利率降到2%以下。近年來在“走出去”過程中,廣墾橡膠的海外綜合授信融資已經逐步取代國內貸款,每年減少財務成本近千萬元。

當前全球市場需求相對萎縮,出口買方信貸則給“走出去”企業提供了重要的資金支持。出口買方信貸是指國內銀行給境外賣方提供貸款,用于購買本國產品或服務,這種貸款成為我國許多企業“走出去”最初的資金來源。

2012年,湖南建工集團承接了斯里蘭卡中部和烏瓦省的公路改造升級與橋梁重建項目,然而由于該國政府經濟實力有限,項目遲遲沒有成行。去年7月,進出口銀行湖南省分行向斯里蘭卡國家財政部提供不超過8498.9萬美元的出口買方信貸,用于支持上述項目,項目得以落地。

在“一帶一路”建設中,政策性銀行、商業銀行如何定位?王俊壽說,首先引導政策性銀行服務國家戰略,提供政策性金融支持和保障;商業銀行積極跟進,發揮機構網點優勢,逐步成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金融創新的主力。政策性銀行與商業銀行優勢互補,各有側重,共同滿足企業不同階段的融資需求。

未來還宜引入多渠道資金,打破企業資金瓶頸“一帶一路”建設實施得到金融機構的傾力支持,但前方還會遇到不少困難,既有資金難題,也會遇到其他困窘。

“從長遠看,單純的信貸已難以滿足企業的資金需求。”特變電工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新說,未來希望銀行能有所創新,通過入股方式投入資本,也希望更多基金能盡快落地開展項目,讓信貸資金接續產業基金,加速企業海外投資的步伐。

“一帶一路”涉及項目包括不少基礎設施建設項目和民生領域項目,這些項目資金需求量大、投資回收期長,但企業現有的擔保、抵押物資產規模小,難以達到借貸標準。

呂林漢介紹說,在農業“走出去”方面,有些貸款期限不合理,比如橡膠種植投入周期在15年左右,但國內貸款很少有這么長周期的,一般只有5年,沒法適應生產需求。今后“走出去”的農業龍頭企業越來越多,金融機構要找到適合他們的金融支持政策。

面對企業擔保不足的問題,工商銀行湖北省分行國際業務部副總經理徐毅建議,政府盡快牽頭打造“走出去”項目銀、政、企信息平臺,及時發布企業“走出去”項目信息和融資需求,同時由財政出資設立“走出去”專項擔保基金,為優質項目提供融資擔保。

行業引領,標準先行,企業“走出去”還面臨著國外的技術標準門檻。“現在國家之間的產業技術標準不通行,技術產品要進入一個國家,首先要適應當地的技術標準。”張新說,而實際上,我國的技術標準優于不少國家,比一些國家原有的標準節能10%以上,但說服別人接受我們的技術標準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張新建議,輸出工業技術標準這種基礎性工作還是由政府來推動會更容易被接受。希望未來國家大力推動標準建設,將中國先進的技術標準體系推廣到海外,也會有助于企業“走出去”。

作者:歐陽潔 李剛 付文 顏珂

重磅新聞

更多

價格行情

更多

一帶一路

更多
曾道人中特网娃哈哈